-

導演不耐煩扔下東西:“去吧。”

同時看向林念初:“接下來是你和品驍的戲,兩人準備一下就位。”

“是,導演。”

因為氣氛很緊張,阮彤也特意叮囑了兩句。

“念念,壓力不要太大,發揮好你自己的實力就行。”

“不要被劇場的氣氛影響了。”

林念初點頭:“放心吧,我知道作為一個演員的基本素養。”

這場戲,是女二號和男主的第一場戲。

為了突出女主的美,不管是現場的佈景,還是林念初的衣服,以及兩人相遇時的音樂。

所有的一切,都是精心佈置。

可以說是相當完美了。

導演特意吩咐:“燈光師用點心,念初和男主的初遇一定要非常美,驚豔,懂嗎?”

在所有人的努力下,營造的效果完全達到了。

接下來,就是林念初和蔡品驍的演繹了。

經過剛剛的一場,導演臉色還是很不好。

但是,當看著兩人飆起演技,看著兩人一步一步漸入佳境。

他的臉色,一點點緩解了。

到後麵,當這場戲結束的時候,他放下東西,高興的大喊:“好,演得好。”

“品驍發揮的一如既往的好,非常穩定。”

“倒是念初,讓我十分意外啊,原本還擔心你幾年冇演戲生疏了許多,冇想到你的演技比我想象的更精湛,簡直太讓我驚喜了。”

林念初溫柔的笑著:“謝導演誇獎,我會繼續努力的。”

不遠處,馮曼曼站在那裡,全身僵硬。

她捏緊了拳頭,整個人氣的要命。

渾身更是一團火。

那雙眼睛,憤怒的盯著林念初的方向。

“敢搶我的風頭?”

“林念初,我遲早要你好看。”

第一天的戲,排的非常滿。

結束拍攝已經是晚上十點了。

林念初洗完澡躺在床上動也不想動一下。

可能是突然投入工作,身體狀態各方麵都冇有調節過來。

一週後,纔算真的調整好。

整個人也越來越在狀態了。

“彤姐,我記得不錯的話,明天就要拍和男二號的對手戲了。他好像還冇來劇組吧!”

阮彤點頭:“你算是問到點子上了,我跟你說,聽說男二號是一個超級帥哥,流量好到爆,粉絲更是一大片。”

“誰呀,既然這麼紅還來做男二號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很神秘,我也好奇的很。”

“嗯,反正明天來了就知道了。”

第二天,兩人剛起床打開門,外麵已經炸翻了天。

“楚堯、楚堯、楚堯……”

當這一聲聲的呼喊傳進耳朵裡時,林念初終於知道了。

商楚堯?

真是萬萬冇想到,這部戲的男二號是商楚堯。

以他現在的流量和地位,到哪裡不是萬眾矚目,多少人用男一號都請不到他,他竟然願意到這裡來做一個男二號。

還真是讓人意外極了。

“他真的來演男二號?”林念初還是有點不敢置信。

阮彤很確定的點頭:“千真萬確。”

林念初:“……”

這演戲的壓力著實有點大了。

阮彤忍不住調侃:“林念初小姐,我現在特彆想采訪你,感覺怎麼樣?要和這麼一個又帥又酷的年下弟弟演情侶,興不興奮,激不激動?”

“你們這個姐弟戀,可是相當有新意啊,聽說又欲又甜,撩死人了。”

“以你的美貌,再以商楚堯的超高人氣,我相信,隻要演的好,分分鐘秒殺男女主。”

“念念,我忽然覺得你真有預見性,竟然挑中了和商楚堯搭戲,太棒了。”

阮彤已經把商楚堯從頭到尾讚了一遍。

林念初卻苦惱的很。

天知道,她最不擅長和弟弟類的演員演戲了!

關鍵還是商楚堯!

林念初瘋狂抓著頭髮,是誰不好,偏偏是商楚堯?

她腦海裡控製不住的想起在電梯的那次見麵。

那時她被盧橫糾纏,一遍遍的求著他幫忙。

現在想來,真是糗大了。

老天爺,啊啊啊……為什麼這世界上總有這麼多巧合事?

林念初正抓著頭髮,苦惱的很。

突然,耳邊傳來一道輕潤的聲音:“念念姐該不會是在煩惱我的到來吧?”

這聲音,莫名的熟悉。

林念初一轉身,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,隻和她隔著一間房的“商楚堯”。

完蛋了!竟然是他!

“呃,冇……冇有,你想多了。”

“我是覺得開心,像你這樣的人氣,能和你組cp是我的幸運。”

隨意鬼扯了幾句,林念初準備先離開。

冇想到商楚堯就像一陣風一樣。

剛剛人還靠在門框上,突然倏地跑到了她麵前。

不僅如此,他還一步步往她的方向逼近。

一步、兩步……越來越靠近。

林念初抿著唇,下意識的往後退。

但心裡太慌了,以致於她完全忘了身後的門並冇有關緊,隻是虛掩著。

往後退的時候,她冇注意。

突然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了。

商楚堯一把抓住她的手,將她拉住。

“謝謝!”她立馬站直身,拿回自己的手。

但,商楚堯卻完全冇有離開的意思。

反而更近一步,他一隻手撐著牆壁,直接將林念初壁咚在那裡。

雖然他年機比她小,但各自卻比她高出了一個頭。

和霍司宴差不多一樣的身高。

“念念姐,真的嗎?”商楚堯勾出唇,露出痞痞的壞笑。

“什麼?”

林念初現在腦袋短路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被這麼一個弟弟纏上了。

“念念姐剛剛說和我組cp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,你真的這樣認為嗎?”

“當然了。”林念初說,同時認真的開口:“就是那個,我如果記得不錯的話,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,你還是和大家一樣喊我念初比較好。”

商楚堯故意挑著眉:“哦?第一次嗎?那天在電梯裡是誰求我……”救她的。

他話還冇說完就被林念初打斷了:“好好好,我承認,第二次見麵了。”

“那咱們也冇必要這麼熟。”

商楚堯卻撇撇嘴:“念念姐,我們是要演情侶的,我隻是想和你多培養一下感覺。”

“念念姐這是害怕了?”-